影评 | 从《三大队》中感受现实与戏剧的交融

原标题:人民艺起评:从《三大队》中感受现实与戏剧的交融

影评 | 从《三大队》中感受现实与戏剧的交融

最近上映的电影《三大队》,从哪个角度都可以说是一部“强话题”的影片。剧本走向不套路,全员演技在线,且与现实社会千丝万缕的牵连,一经上映便引发观众讨论,获得了不俗的票房。

影片改编自纪实文学《请转告局长,三大队任务完成了》,讲述了刑侦大队队长程兵带领的三大队在办理一起恶性案件的过程中导致嫌犯之一意外死亡,被判入狱,出狱后依然坚持以普通人身份追踪在逃嫌犯。

警匪题材里的“大案”其实是浓缩社会复杂和多维的一种表述方式,影片核心是通过塑造人物来展现在面对命运转变时人的不同选择,以及在当下语境中社会精神和价值观的指向。具体可以从时间、空间、人物三个视角显现。

影片中,从三大队开始作为屡破大案的警队楷模,肩负起案件的侦查工作,到过失伤人导致犯罪嫌疑人死亡入狱服刑,再到出狱后12年的漫长追凶之路,三大队每位角色的身份,在不同的时间里都有显著的身份变化。入狱前他们是意气风发的警察,出狱后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身份:蔡彬卖起文玩,马振坤与妻子一起经营大排档,廖健做保险业务,徐一舟成了训狗师,程兵更是在追凶过程中尝试空调维修工、送水员等不同工作。他们的生活以时间为表征,前后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他们一直在试图追寻、确认在自己内心里的身份,时间内部微妙的变化依次建构了他们身份的迷茫期、探索期、共生期叙事,并利用人物之间的彼此情感指引着他们修正自己的身份认同。

最终小徐因为爱情、马振坤因为妻子、廖健因为孩子、蔡彬因为胃癌,放弃了追凶,唯有程兵带着执念走到两鬓斑白。在这个过程中影片也借助空间来传递这种身份认同叙事,从2002年广东案发,到2013年贵州铜仁,12年跨7省上万公里的追凶空间改变,不仅呈现了三大队在身份认同上的探索,而且把普通人与英雄的形象杂糅在一起,重新塑造了一个共生的身份认同,最终促使程兵在探索自身身份的道路上领悟出了嫌疑犯化名藏身之处。影片在故事结尾并未过多着墨于程兵完成漫长追凶后的现实归宿,而是以留白的形式给了观众强烈的冲击。

警匪电影之所以能够广受欢迎,除了体现激烈的警匪斗争画面外,关键之处在于现实与戏剧的交融。观众在时间、空间和人物的叙事建构中能感受到的社会精神和价值观,能够体会相近的身份认同和情感共鸣。通过商业类型与现实主义题材的叠加,国产电影可以更深入社会变化与内在冲突,反思大众对社会的认同价值,同时在相互影响之中促进社会的进步和发展,体现出“强话题”电影在流量带动能力和叙事传播上的优势。

目前影视行业中,现实主义题材还有很大的潜力等待开发,在现实主义题材与商业片类型杂糅过程中,除了类型叙事上的融合,在风格程式化、人物类型化、形象图谱化以及问题深刻性方面还有待超越。《三大队》的实践,值得思考。(作者:谢阳)

本文转载:1905电影网,若侵权请联系删除

版权声明:admin 发表于 2024年1月4日 am8:03。
转载请注明:影评 | 从《三大队》中感受现实与戏剧的交融 | 36k导航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