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IP电影:角色再塑、叙事探索与审美表现

原标题:“封神”IP电影的叙事探索与审美表现

“封神”IP电影:角色再塑、叙事探索与审美表现

近年来,伴随中国电影工业水平进阶式发展,古代神话题材逐渐显现出兼具文化表达力与技术表现力的类型优势。

明代长篇虚构神魔小说《封神演义》(俗称《封神榜》),因其瑰丽磅礴的世界观、传奇性和奇幻感,成为电影创作的资源库与创意源。从《封神传奇》(2016),到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2019)、《姜子牙》(2020),再到乌尔善“封神三部曲”开篇《封神第一部》(2023),一众“封神”题材电影陆续上映,显著积聚了“封神”IP的商业潜力。尽管不同影片制作水准存在差距,观众口碑褒贬不一,但不可否认,“封神”IP电影在叙事与审美上的探索,仍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的有益实践,增进了中国古代神话在当下媒介视听环境中的文化魅力与感染力。

叙事策略:角色再塑、故事延展与价值重释

当前一系列“封神”IP电影都是基于《封神演义》中的故事和角色为蓝本,通过影视化改编进行衍生创作,保留了原著的核心故事脉络和人物关系。其中较为明显的差异性主要表现在对角色的再塑、对副线故事的延展以及对文化价值的当下性重释。

对经典角色的再塑是“封神”故事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的动力源。譬如,“杨戬”(二郎神)并非小说《封神演义》中的原创角色,二郎神信仰形成于唐代,且早在宋元时期的文学作品《夷坚志》《西游记杂剧》中便不乏对这一角色的描摹,彼时的“二郎神”被刻画为戎装披金甲的“伟丈夫者”。在当下的“封神”IP电影中,“杨戬”大多被重新塑造为潇洒俊逸、热血正义、机巧神通的新形象。如此改变无疑更贴近大众普遍审美与文化想象,从而增进观众对叙事情节的理解与接受。

又如,《封神第一部:朝歌风云‎》呈现了与以往不同的“妲己”角色。在外在形象上,俄蒙混血演员娜然充分演绎了国民传统记忆中“祸国妖妃”身上的妖、魅、灵、异,然而又在角色背景设定与叙事功能中有意去除或遮蔽了其“祸国”的一面。对“妲己”一角的再塑策略是矛盾化、喻体化的处理,通过其内心人性与妖性的挣扎,揭示叙事表层之下隐匿的意义。

对“封神榜”副线故事的延展是搭建“封神故事世界”的基石与根脉。原著《封神演义》除了围绕“封神榜”分封三百六十五位正神,以此稳固天庭秩序、维护天地三界和平的主线故事以外,还有许多副线故事,囊括了众多角色和情节。如《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两部电影分别讲述了:哪吒如何突破“魔丸”命运与成见,以及姜子牙被贬人间,又何以成为“真正的神”。这些在角色个体命运向度上的副线故事极大丰富了“封神演义”主线情节的叙事背景,成为重要的细节补充。通过副线故事的延展,观众也能够更进一步地了解角色的动机与变化,感知其中的成长性与弧光。如此不仅增加了故事的叙事层次与内涵,还丰富了故事的情感与价值表现力。同时,充分延展副线故事也为商业电影的续集创作、系列化以及跨媒体开发注入了生命力。

对传统故事文化价值的当下重释是“封神”IP电影创作与传播的关键路径,能促进传统文化历史性表达和跨文化交流。传统“封神”故事以九州大地为背景,铺展开来一个宏大壮丽的神话世界,融入了战争、谋略、情感等叙事要素。值得探讨的是,关于“势力割据、权力分封”的故事总是容易出彩,但似乎已不再契合当今观众的旨趣和偏好。导演乌尔善认为“中国传统价值观的一个核心,是对家庭与伦理的重视”。因此,他在电影“封神三部曲”中着墨塑造了姬昌、姬发和伯邑考的“西伯侯家庭”以及殷寿、殷郊的“殷商家庭”,以此弱化了传统阵营、势力之间的划分方式,并经由姬发的“质子”身份及角色成长代入对父子关系的讨论。电影借此传递出具有人本意识的价值观念——为大同谋者为“天下共主”,而非暴力与权力的掌有者,从而使经典故事在当下主流电影市场收获了普遍的情感共鸣与文化共识。

“封神”IP电影审美表现中的“精”“气”“神”

通过对神话元素、历史背景和文化符号的重新演绎,以及对传统价值的重新审视,“封神”IP电影既焕发了中华文化魅力,又与观众的审美旨趣相契合,彰显了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在审美表现上的“精”“气”“神”。

精,以物质实感通达虚迹奇境,即通过电影工业化的精细制作和科技表现,创造出拟真且极具视听实感的虚幻“封神世界”。2016年上映的《封神传奇》呈现了当时华语电影特效的较高水准,该片后期特效由中、美、韩顶级特效公司合力打造,突出呈现了恢宏建筑和神秘自然环境的玄幻感。电影运用顶尖特效技术打造神话世界,使观众身临其境地感受奇境;再通过大型建筑、华美宫殿、神秘自然环境等,营造出视听上的复杂感、交错感与神秘感;最后,角色形象和服饰设计方面的考究,使人物在虚幻世界中生动且自然。

气,以古典东方美学彰显中华文化气韵。“封神”故事以商周时期为背景,在视听表现上融合了青铜文化和山水之美,在精神表达上以架空神话建构史诗感、内化儒释道文化,这种对中华气韵的表现是一种基于东方美学民族想象的融合。朝歌城的粗犷厚重之美如是,青铜器与华服的精巧之美亦如是;建造鹿台的梁木、基石的拙朴感如是,寻迹仙境的光晕、空灵的玄幻感亦如是。

神,以“人本精神”沟通古典神话与主流价值。文学作品中的“封神”故事交织了人类、神魔、精怪、道仙之间的复杂关系,其想象力可谓至今无出其右。因此,“封神”IP的影视化改编过程中,在古典神话基础上注入主流文化价值,是沟通传统与现代、链接神话与现实的有效方式。这种新建关系使电影更具人本精神与时代性,能够通过作品与观众共同探索人性、社会和精神层面的意义,赋予传统神话故事新的活力。《哪吒之魔童降世》是迄今为止“封神”IP电影票房与口碑最好的作品,作为一部动画电影而非真人电影,恰是以“神”取胜的典范。电影正是凭借“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精神表达,赋予了传统神话故事新的活力和现代观念,使其在当代文化中得以延续和传承。

总而言之,以“封神”IP电影为例,中华神话题材影视创作的探索与发展,昭示着在新时代文化传播的诸多方案中,正逐渐形成新的类型故事与表达范式。(作者:刘学华,系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博士后、清华大学影视传播中心助理研究员。本文为国家社科重大项目“视听精品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项目编号22ZDA083阶段性成果)

本文转载:1905电影网,若侵权请联系删除

版权声明:admin 发表于 2023年10月16日 pm2:01。
转载请注明:“封神”IP电影:角色再塑、叙事探索与审美表现 | 36k导航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