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稍微想起一些》:在恋爱终结点回眸爱情

影视资讯12个月前发布 admin
27 0 0

原标题:《稍微想起一些》:在恋爱终结点回眸爱情

电影《稍微想起一些》:在恋爱终结点回眸爱情

松居大悟导演的爱情电影《稍微想起一些》(又名《回到恋爱终结时》),用倒叙手法描绘了大都市中的年轻舞者佐伯照生与出租车司机野原叶“分手—热恋—暧昧—邂逅”的爱情历程,巧妙地借男主照生每年生日房间里挂着的日历,刻画了从分手的2021年至相识的2015年,六年时间里的点点滴滴。从恋爱终点回溯至相遇一刻,时间里流淌过的爱的痕迹,像昔日舞台上打过来的那束光,并不会轻易消逝,而是会依稀闪烁。

《花束般的恋爱》姊妹篇

《稍微想起一些》上映后,频频被拿来与前一部大热纯爱电影《花束般的恋爱》(以下简称《花束》)相比较,更被称作《花束》的姊妹篇。虽然在题材上,两部电影有着相似的故事设定,都是围绕一对年轻情侣的相遇相知相恋而展开,充溢着大量由相同爱好建构的想象共同体意识与浓厚的小资文艺气质,也都止步于经典BE(Bad Ending)美学,由于不爱了或冷暴力导致分手,赚得了观众的眼泪与惋惜。

但不同于《花束》,《稍微想起一些》在叙事结构上采用了倒叙手法,按照叶的回忆展开,镜头语言由近及远,将两人已经分离的事实作为前提,引领观众一步步回到恋爱事件发生的原点。

在人物的年龄与社会身份上,《花束》讲述的是两个即将大学毕业的主人公从校园步入社会的恋爱物语,二人的恋情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双方家庭、职业选择等世俗生活的侵袭,探讨的主题聚焦于恋爱中的两人如何处理从自我世界融入社会语境的难题。《稍微想起一些》的主人公是更为成熟的三十代人群,已然在各自的职业领域摸爬滚打了几年。同时电影强化了大都市个体孤独的背景,也放大了繁华都市带来的自由与浪漫,有意悬置了家庭、经济等社会因素,借助嵌入的舞台剧场景,呈现了一个更趋梦幻与诗意的爱情故事。二人因舞台结缘,陷入热恋,又因男主意外摔伤,不得不放弃舞蹈事业令彼此心生间隙,最后渐行渐远。

有意打破常规的性别设定

《稍微想起一些》在选角上新颖独特,打破了一般帅哥靓女的情侣期待或者说是男强女弱的性别刻板印象。模特出身的池松壮亮饰演剧场舞者,专为女性舞蹈家伴舞。照生一开始扎着马尾,性格也是宛如女性般纤细、柔软,举手投足间少了几分传统的男子气概。而童星出身的伊藤莎莉则扮演出租车司机,既呼应了电影中有意致敬贾木许的《地球之夜》角色(梦想当机械师的女主人公也是一名女出租车司机),也与近年来日本影视中涌现的系列女“运転手”(如滨口龙介电影《驾驶我的车》里的三浦透子、网飞日剧《初恋》里的满岛光)一同构成风景群像。

伊藤莎莉饰演的野原叶留着清爽的短发,有着沙哑且响亮的声音,迥异于传统日本“大和抚子”形象或亚文化“卡哇伊”风格,性格上显得干练利落、毫不柔弱。电影中一处非常有意思的细节凸显了她爱憎分明的个性。叶给还不太熟的照生送生日礼物的路上,搭载了一名企业高管乘客,无意间发现了这个男人道貌岸然的背德行径。当男乘客一边打电话让情人在幽会地点等自己,一边又告诉家中妻子自己今天要加班时,叶通过故意急刹车发泄了内心的不满,也暗中教训了这名男子。

在与照生的相处中,叶展现出了非常规的性别期待。她主动追求、大胆直率,与吞吞吐吐、纠结多虑的照生形成了强烈的性格对比。尤其在二人分手的出租车戏码里,叶对照生甚至说出了“你怎么像个女孩一样”。男女主角有别于社会性别(gender)的非典型化特质,或许是诱发最后沟通失效的潜在原因,为这段平凡的爱情增添了几分复杂的意味。

诗意而非感伤的爱情回眸

电影的高明之处在于,除了刻画一对恋人的分离,旁逸斜出了“闲笔”。永濑正敏饰演了公园里独自坐在长椅上等待亡妻的大叔,以另一种姿态创造了爱情奇迹:在众人都认为荒诞不经的“等待戈多”插曲中,大叔在一个雨天里等到了撑着红色雨伞的妻子。这条散线超现实演绎了希腊神话中俄耳甫斯与欧律狄刻的寓言。

同样等待恋人的酒吧老板,在电影之中承担心灵导师的作用,说着“毕竟爱并不是为了得到对方的感谢或回报,爱这条路走不通的话,不如及时退出,因为大家也并非都那么坚强。”以此传递出导演的看法,爱情并非必需品。

结尾,在2021年生日那天,彻夜无眠的照生迎来了窗外的清晨。眺望着远处的日出景色,希望如朝阳冉冉升起。失去爱情固然会带给人们些许感伤,还有的便是对过往的重新审视。与昔日恋人经历过的那些诗意美好的瞬间,在记忆里稍微会被想起,尔后逐渐化为继续生活的勇气。(作者:文颖,系中国人民大学文艺学硕士)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